只是性格不像火

承诺

#蔡居诚x你

#佛系少侠系列

#每篇是独立又有点联系的小故事,不影响阅读

#所以说还是小孩子坦率

你做梦了。

站在点香阁熟悉的房间内,你这么想道。

要论你为何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原因——你叹了口气,视线透过一席帘子,望到床上。

那里本该坐着那位易怒且爱闹别扭的道长,此时却坐着一个小孩子。

乌黑的发被一根木簪挽起,皮肤白嫩嫩的似牛奶一般。他打量着四周,眼神有些不安,却又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淡定模样,两个腮帮子鼓鼓的,嘴里大抵还吃着糖葫芦,粉嫩嫩的小脚丫没穿鞋,在床沿一晃一晃的。

这模样,怎么看怎么可爱。

你径直走过去,蹲在他面前,怕突然开口吓着他,便尽量放轻了声音:“你好,你怎么在这里?你知道房内的主人去哪儿了吗?”

面对你抛出的一连串问题,他眨了眨眼,舔了一口糖葫芦,没吭声。

“唔,”你有些无奈,自己真的不会哄孩子,但你实在有些担心道长的下落,只好轻轻揉了揉他的头,道,“乖,我没有恶意的,只是我不知道他的下落,会很担心。”

“......我不知道。”他没再舔糖葫芦,伸出没拿着糖的手捏了捏你的衣摆,半晌,又道,“你在找谁?”

“嗯,我说他名字你可能就知道了,”你不动声色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摆,只觉得这孩子实在可爱的紧,“他叫蔡居诚。”

眼前的孩子听到这个名字脸色一下子变得奇怪起来,有些疑惑地看着你,“你找他做什么?”

“我担心他呀,”你如是解释道,“他身上被下了软骨散,浑身武功用不了,长的好看脾气又臭,我担心他被坏人抓住——你到这里的时候有看到他出去吗?”

“我没有被下软骨散。”他皱起了眉头,嘟着嘴嘀咕,“也没有出去,醒来就在这了。”说罢,晃了晃脚丫。

“......”你有些没搞懂情况,愣在原地。

他眨巴眨巴眼,继续道:“我叫蔡居诚呀,你能送我回家吗?武当的路知道怎么走吗?”他越说越快,好像说慢一点被你打断他就回不去了一样,“不知道也没关系,我给你指路。”

你看着他着急得皱起眉头,觉得实在熟悉。

但是怎么可能呢?怎么会是他呢?

你心里一片混乱,原本摸着他头的手也收了回来。

“......还是说、你找的人...不是我?”他眼圈兀地一下子红了,扯着你衣服的手也慢慢松开,小孩子脆生生的声音染上丝哭腔,颤颤的,让人听了实着心疼,“你找的不是我...你不会送我回家...是吗?”

这是做梦。

你这么确信着,站起身。

然后猛地,衣带被什么东西扯住。你低头,看着小孩儿湿漉漉的眼里满是泪水,但出乎你意料的,他僵着不眨眼,似乎生怕眼泪掉下来,“你、你先别走,不送我回家也行...你留下来陪我一会好不好?”

“不了。”你这么说道,看到他吸了吸鼻子,满脸无搓仿徨,眼泪就这么从眼眶中滑出,落在床上,晕开一朵刺花。

“别哭啊...”你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,狠狠地恰着,一下子有些呼吸不畅,“我是说,我不留下,我带你回家。”

“你、你不早说...嗝...我以为、你要把我都在这里了...嗝......”他用白胖的手指擦了擦似乎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的眼泪,想要努力控制抽噎声,却没成功,反而开始打哭嗝。

你不由一把把他抱紧怀里,一下一下地顺着他的背,心疼得紧,又怪自己一直没说清楚惹得他哭了,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半开玩笑道:“我的胸还是有达到能让你埋的尺寸哦?”说完你就有些后悔,跟一孩子开什么黄色笑话呢?

小小的蔡居诚抱着你的身子一僵,接着迅速把你推开,把头扭旁边不敢看你。

你盯着他变得粉红的耳朵和面颊,觉得如果这话放在长大了说,他指不定就开始用武力来掩饰害羞——但转念一想,觉得就算他砸你,也一样可爱。

你这么想着,视线和他的又撞到一起——他似乎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动静,不安得悄悄用余光看你,生怕你把他抛下——好极了,这一看便看到你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,这次连脖子都染上几分粉红,衬着白嫩嫩的皮肤,好一个水灵灵的小道长。

你感叹,还是没忍住,捏了捏他的脸,将他抱起来,轻声道:“别看啦,我不会抛下你的,我带你回家。”

你是本着热于助人的心思将他送回去的,可是要离别的时候,确实不舍得还。

你带着他飞到武当,看到他一落地遍扑向在门派入口等着的掌门,抱住了遍不肯撒手,只觉得心中有几份落寂——蔡居诚心中第一位果然不论什么时候都是他师父,连个回头都没有。但看着他在掌门身边笑得那样灿烂,你轻声叹口气——算啦,看在你可爱的份上原谅你了。

这么想着,你打算回点香阁了——指不定又出来一个小蔡居诚呢?

反正是做梦,说不定呢?

这次一定要抱回家!

光是想想你就觉得有些忍不住,转身向外走了几步,正打算使轻功,却忽然听到身后踏踏踏的跑步声,急促又带着些焦虑。

你刚转过身,便被结结实实的抱住了腰——小蔡居诚声音闷闷的,带着几分委屈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就要走啊!”

你思索了几秒,如实相告:“看你和掌门相处得挺开心的,就没打扰。”

他头埋在你腰间,抱得紧紧的,“不行!你要走要跟我说、不对,你不准走!”

你觉得有些好笑,摸了摸他的头,“反正你都回家了,怎么不准?我刚还在想,指不定我回点香阁,那里又会出现一个小蔡居诚呢,那我就可以和他在一起啦,我可以给他做糖葫芦,带他看庆典,教他识字学诗...”

“不可以!”

你刚进入美好的幻想,便被他一声有些慌张的尖叫打断。

他抬头,抓着你的一簇头发,恨恨道:“没有别的蔡居诚!没有!有也不行!”他的手抓的有些紧,你觉得头皮有些疼,“你不准给他做糖葫芦!只能给我做!”他大叫,着急又生气。

“凭什么啊?”你没生气,就是看他这副熟悉的举动觉得实在好笑,变小了心眼也还是一样小,便实在忍不住逗一逗,“我是你的谁啊?凭什么就听你的?”

“我...”他愣了一下,接着很快接上,“我不管!反正不行!我刚刚、都和师父说了把你留在武当的......”

他说着说着,声音又小起来,委屈巴巴的,“你这人怎么这样啊......说好不会抛下我的...”他低头,抽抽噎噎地嘀咕,“骗子、大坏蛋,说话不算数,下辈子要当小狗的......”他一边说一边往你身上砸小拳头,你看出他大抵有些武功底子的,可拳头往你身上招呼后软绵绵的,一点劲儿都没使上。

“我挺喜欢你的。”你忽的笑到,看着他瞪大了眼望着你,红了脸,继续道,“你要是愿意娶我,我就陪你一辈子,赶也赶不走的那种。”

你看着他犹犹豫豫的,心里偷着乐,因着本来就是逗他看看反应,也没指望他年纪这么小就懂得什么叫喜欢,更别提愿意还俗——大一型号的道长都还没同意嫁过来呢。

“喂!”他扯了扯你的手指,叫道,“你低下头。”

你乖乖照做,下一秒,一个热乎乎,软软的东西贴在你脸颊上。

你眨巴眨巴眼,有些不可置信。

他他他、主动亲你啦?!

一下子,连你都觉得开始害羞,脸红了大半。

你看到他眼神坚定地看着你,白嫩嫩的手指拉着你的,张口要说什么。

“我会......”

天啊,如果这是梦,请别让我那么快醒。

再不济,让我听他说完这句话也行啊。你着急,他的声音开始模糊,你觉得心痒痒得难受。

然后——

咚、你掉床下了。

床上的罪魁祸首不但没有愧疚之心,还一脸委屈地看着你,说他梦到你出轨了......

妈哎,这都什么事儿。

你叹气。接着认命地开始哄祖宗,顺带亲了亲他——算是梦里的那个回复。

那么阿诚啊,你什么时候嫁过来呢?

你躺在床上,搂着他的腰,在再次入睡前迷迷糊糊地想着。

评论(6)

热度(1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