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性格不像火

纵容

#蔡居诚x你

#佛系少侠系列

要说起怎么哄祖宗,那佛系少侠当仁不让是咨询首选。

可少侠经常被师妹们劝,劝什么呢?劝她一身脾性沉稳,正直二八年华,年幼便入了师门一身武艺高强,为何栽在一个武当弟子身上?

而且经过她们几次考察看来,那武当弟子脾气臭、爱动手、负债累累、一身武艺还被软骨散化了个干净,总之是用不得了——似乎除了一副好皮囊还看的过去,身上是没什么优点了。

她们又语重心长地道——好看的皮囊满大街都找的有,师姐你何必吊在那棵歪脖子树上呢?

可少侠只是对她们叹了口气,道——那你们就当是他的皮囊实在对我胃口吧。

看着人小鬼大的师妹们有因她这句话开始嚷嚷,少侠在心中却是笑着。

笑什么呢?她笑阿诚的好只有她知道。

她叹旁人只看得到他暴躁不讲理,却又在心里偷偷地笑——这样最好。

冲动后便会蹙起眉抿紧唇,后悔得要为此烦恼许久;做错事后,那拉住自己袖子的手会微微颤抖,说出的话语也带上分惶惶不安;若许久没见你,再见到时总要自以为十分隐秘地旁敲侧击,询问下次何时来见他;吃到觉得好吃的东西时会不自觉分你一块,然后星眸中带着点期待地看着你吃下去;唱歌时,修长的手会微微上扬;喝茶前,会先小小的吹一口......

所有的所有,皆是旁人所不知的。

只有她了解,再好不过。

少侠想,她脾性其实是称不得好的。

她一遍遍不耐其烦的安抚他暴躁的心,耐心的等他消气,为他买喜爱吃的吃食,和他说江湖上的种种趣事——

她把他捧在心尖尖儿上,容不得他受委屈。

可是她做这些的同时,又在心里暗暗的想,等他习惯了自己的好,是不是就再也不会跟别人离开了?

她唾弃自己肮脏的小心思,可是又控制不住的为自己所设想的事为感到愉悦,连血液都为此沸腾。

所以她纵容他一步步侵蚀着自己的心脏,直至里面全都是他。

血液中有他,呼吸中有他,心跳中有他。

少侠爱极了这种滋味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