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性格不像火

移情

#蔡居诚x你

#接上篇的佛系少侠(打算多写几篇佛系少侠养祖宗的日常)

#每篇是独立又有点联系的小故事,不影响阅读

少侠已经近一月没来点香阁了。

对于这个事实,蔡居诚感到很不爽。像是本来畅通的道路被黏糊糊的腐泥糊了个死一样,他觉得胸口闷闷的,像被什么捂住了一样,难受的紧。

但他并不承认这是因为没看到少侠而感到焦虑。

她如果不来,我就没钱挣了。

蔡居诚这么跟自己道,在心底念了一遍又一遍,可念着念着,一股酸涩的感觉便从腹中直上,心脏也紧了紧,像在反驳——你看,你在说谎,你想她。

蔡居诚愣在原地。

你想她。

心脏这么说这,越跳越快,他将大掌捂在胸口,感受到隔着一层皮肉,心脏似乎要跃出一般跳动着,它说——

你想她,想的不得了,你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拆之入腹。

啊,是这样么......

他篡紧了拳头,指尖近乎都要开始发抖。

他觉得脊柱漫上一丝凉意。

他听见自己沙哑道辨不出原本声色的声音——

“可是,她不会再来了。”

是啊,不会再来了。

永远的。

蔡居诚觉得自己似乎是天下最蠢的傻子,要不然怎么会在没认清感情前把她狠狠推开,却在认清感情后后悔得一塌糊涂?

傻啊,太傻了。

他发了狂的想出去,却被梁妈妈拦在房内。她瞥了他一眼,带着丝遗憾道:“那位少侠不日便要成婚,怕是再不过来了,可惜,少了这么一位大主顾。”

他只觉手脚冰冷,再听不进任何话。

他当真是个笑话,天大的笑话。

蔡居诚自那以后便待在屋里,不论昼夜,房内都是黑漆漆一片。他在黑暗中仿佛丧失了名为'悲伤'这一感情。

他不记得过了几日了,时间的流逝在黑暗中总是显得缓慢极了,有好几次他都以为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,可当睁开眼,心脏仍在跳动。

可他这辈子,终是没再见过她一面。














蔡居诚睁开眼,听到身旁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,侧头一看——少侠窝在床内侧,正搂着自己的腰,睡得香甜。

他恍然,只觉得眼眶一酸,然后他抬脚——

一把将少侠踹下了床。

少侠本在梦中浪的正是时候,被这么一踹给打断了,揉吧几下眼睛,脑子还是迷糊一片,开口第一句却是问道:“怎么啦?有哪里不舒服还是肚子饿了?”

蔡居诚眯了眯眼睛,沉默良久,才开口。

那声音带着丝不一察觉的颤抖,刚睡醒的低哑中还带了分哽咽。

他说:“我梦到你嫁与他人。”

他说:“梦到你不再要我。”

他说:“你怎么敢?”

少侠坐在地上,听闻愣了许久许久,才小心翼翼开口:“你就为了这个把我踹醒的?”

“你再说一遍?”蔡居诚挑眉,声音染上几分怒气。

“唉,你怎么整天担忧些有的没的,”少侠嘟嚷几声,从地上站起,一把抱住床上正在发脾气的那人,顺了顺他的背,轻声道,“你怕什么,真对自己那么没自信呢?早点睡啦。”

说罢,又添上一句——

“别怕,你挺好的,是我喜欢的模样。”

评论(14)

热度(2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