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性格不像火

换马甲这事

#楚留香x你

#重建账号的梗

#第二人称视角

身处酒楼,心却是不快活的。

你忘着窗外那淅淅沥沥的雨,仿佛透过眼前一片郁青景色,能回忆起那人的笑颜——温和的眉眼带着几分笑意望着你,嘴角总是微微勾起,让你的心化为一汪春水,遇风波澜不惊,为君而起波澜。

所以你为什么会想要离开呢?

你是真的想不通,自己为何在兜兜转转之后,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。

大概是当初被水牛踢了脑子吧?

你有些不确定地想着,素手拖着下巴,微微低头,看到豆大雨点顺着窗檐流下,渐渐聚成一小滩一小滩的,映出一双紧皱的眉头。

耳边的雨声愈发大起来,细细雨丝扑在脸上,使你略微醒了醒神。

暂时没有洗一把脸的决定,你站起身,正欲把窗掩上,余光却瞟到雨中的一点白。

细细看了看,才发觉那大概是个人。

一袭白衣猎猎,任凭风夹杂着雨丝将青丝缭乱。隔的有些远,你看不清那人的神情,只是凭着那背脊挺直的身影,你觉得他大抵是在思考着什么的,不过——吹着风淋着雨站在别人屋顶上思考?少侠,好情趣。

你赞叹一声,经过再三思考,还是用了一点银两吩咐小二拿把伞给他。

“啊对了,如果他不要伞,你就敲敲他所站的屋子,跟房里人说说。”想着那人可能会被那户人家赶下来,一身雨水狼狈至极却不得不作罢的神色,你轻轻笑了出来。

小二去的迅速,你通过窗看着他与那人交涉着,许久,那人似乎朝你的方向看了一眼,接着便下了屋檐,然后跟着小二踱步向酒楼走来,走的还挺快...嗯......嗯!?

你有点懵,看着那人逐步向酒楼靠近。

他的衣摆是被风托起的,一席白袖在风雨中十分显眼,青丝飞扬,好一股潇洒模样。但待细细一想,却是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人。

“楚...留香?”你喃喃一声,有些不敢置信。

他脑子是什么时候也被水牛踢了才会站在雨里吹风啊?

思索间,你听到身后木门被推开的声音,接着身后传来那人低而温和的声音,似是和往常一样带着几分笑意,却又好似夹杂着一丝疲惫,“姑娘,认识在下?”

啊,这个声音,绝对是他没跑了。

你在原地愣了一秒,接着听到身后传来有些疑惑的声音:“姑娘?”

“啊?啊,抱歉,有什么事吗?”一阵结巴,你觉得有些胃疼,接着自我安慰着——我可是换了马甲的人,怕他作甚。

“是在下方才听小二说,姑娘找我有急事......此番看来,大抵是有什么误会?”

“呃...误会,真的是误会,”你心里狠狠记了小二一笔,“我没什事要找香帅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反应过来时,你才发现你到底说了啥,恨不得自掌巴掌。正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把话圆回来的时候,却又听他道:“姑娘知道楚某?”

“自、自然是听说过的...”你打了个哈哈,道,“楚大侠名声极大,小女虽不怎么了解江湖之事,总归还是有听说过的。”

你在心里不禁为自己的圆场鼓起掌来,但身后半天没有动静,惹得你里慌慌的。

“咔!”

忽的,身后传来刺耳的响声,你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转过身,却正和了身后那人的意。

在视线交汇的那一刹那,你看到他漂亮的眸中闪过一丝诧异,你暗道不好——

这马甲怕是掉了!

思索间,身体早已做出反应。当你感受到坠落的滋味时,还在回想刚刚自己爬窗跃下的一连串连贯动作——姿势虽不优雅了点,总归还是很优秀的!

堪堪落地后,你好不容易稳住身子,正欲找个地方躲起来时,视线却又措不及防撞进那人眸中。

似阴雨中终是见到了那一抹色彩,眸中闪着什么熹微的光芒。

看着他那有些发红的眼圈,你有些发愣。

咋回事啊?

正懵着,你的脸便撞上他胸膛,他的手臂紧紧环在你身上,你想要微微挣扎一下,他却拥的更用力了。最后实在动弹不得,你才默默顺从自己心底的意思,将额头抵在他的胸膛啧,呼吸间都是他的味道。

你能听到他的心跳急促跳动着,但是又有点分不清,那到底是谁的心跳声。

于是许久许久,你和他都没再出声。

你有些记不得,那天是谁先道了歉。

但是后来跪在搓衣板上磕头道歉,欲哭无泪的,总不会是别人。

记忆犹新,毕竟膝盖还在疼。

你不满地嘟嚷几声,身旁的人听到动静,大掌闻声一捞,将你搂进怀里。

你听到,他用慵懒的声音道了声再睡会。

你听到,窗外淅淅沥沥连绵不绝的雨声。

你听到,心动的声音。




小二:不用谢谢我,我姓雷。

评论(7)

热度(365)